临江仙

涉激流,登彼岸。


头像@Mia
目录页tag:临江仙不起来了
—-------—------—--------

酒窖吵架酒窖和

#沙雕吵架,考前摸鱼,不知所云。


近侍在回廊上一站,转角就走出来一个画中人。三日月笑眯眯走过来:“一期,你得帮我个忙。”打另一头又来了个鹤丸国永:“一期,你有时间吗?帮我个忙吧。”

只要弟弟在本丸,一期一振的时间就是有与没有的叠加态。说起来都是几百岁的人了,上阵杀敌都驾轻就熟,有什么非要麻烦哥哥的呢?但粟田口家沉浸于这种温情的游戏中时,别人也乐于配合他们。

一期手按了按刀坠,彬彬有礼地问:“什么事?” 

俩人都不说话了,觑着对面那个熟得不能再熟的影子,还不愿意正眼看。三日月不笑了,鹤丸白色的睫毛都被眼睛连带出一点火气。眼神的余光燎到一期身上都叫他够受的,心想老夫老夫的...

【杂谈】怎样才能够叫做“文笔好”?

同人这玩意儿,快乐是根本原则,一个写得快乐一个看得快乐,不乐意看您不看不就完了嘛,他人自有他人的乐趣。难不成您给算个参考值范围规定一下文字的金线,金线以下全都不许点红心蓝手不成?


暮歌:

长久以来,我都在无语一件事——许多人创作能力强悍,却缺乏应有的审美素养。


这一现象不仅在画手中常见,在文手之间也是屡有发生,同人圈、原创圈都都不可避免地遭此荼毒。


当你打开lof,你珍爱不已的神仙太太居然推荐了一篇无味无趣的流水帐式小学生作文在首页;当你点开tag,然后眼睁睁见着一篇有底蕴有内涵的故事,热度却完全不如沙雕段子和无脑发车流;当你为了强大的staff下单一本合志,...

请大家看我美貌儿子巧克力的样刊!(买书不送猫)

收到以后兴奋得给Mia太太安利了魔性表情包(←你这个人怎么回事)

拿到手上才觉得,作为一个所有困难都能克服我的人,把他搞出来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太感谢太太们的辛苦和大家的支持了!

但因为某些不可抗力只好提前下架了,和店家商量截止在12月1号晚上8点,印刷发货也会提前。还是那句,买卖不成相声在,谢谢大家捧场啦!

---------------------

里面新加入的几个故事尝试了和以前不同的想法和风格,很期待大家的意见。(超小声)想顶风作案看repo,超想!要不然悄咪咪私我一下错别字也行啊(×)

画重点

按照每案所涉及出版物经营额的2%以内的奖励金予以奖励(个案奖励金不超过60万元)

举报一个卖了一千块的本子(还得确实含有不法信息)才能得到20块钱奖励金,图什么啊

想拿到60万,首先得石锤一个三千万的案子 =_=

不看一下文件就传60w只怕更容易让某些人动这个心思

文件


【三日鹤】Desperado(一)

*就我之前说的,雇佣兵鹤丸和日常扣他工资的老板兼军区大院里小学同桌的三日月的故事

*没逻辑,没考据,我写个乐呵大家看个乐呵


“三。”

耳机里太鼓钟贞宗清亮的声音报着倒计时,鹤丸国永的神情严肃而专注,左手下意识摩挲着手上拿着的格洛克18,著名的冲锋式手枪,鹤丸喜欢极了它的33发大弹夹,有时候烛台切说他爱这支枪更甚于他爱他的刀。

“二。”

大俱利伽罗全身的肌肉绷紧,一个准备战斗的状态。

“一!”

鹤丸和大俱利伽罗同时从对称的墙角冲出来,在近处的几个守卫人员发现前毫不犹豫开了枪,几乎是几步就冲到了破旧工厂的中心,那里早已一团混乱,三日月一方和另一帮人...

《巧克力》文字试阅

→→本宣链接←←

→→预售链接←←


【试阅部分】

(原文共11篇3k到3w字不等,我各截了一段,共2500字左右。)


More Than Words

  This is our fate, I’m yours.

  我是你的。

  晨光、和风、飘窗、吉他,和唱歌的男孩。

  一瞬间三日月眼里只剩下鹤丸,对他唱I’m yours,温柔而认真,眼神和跳跃的音符一样灵动,声音年轻而坚定。

  是啊,三日月想,这是我的男孩,我们彼此属于对方。

  鹤丸笑着转过头,看...

谢谢 @-451- 太太的八月活动礼品和 @海间 太太的杯垫!这个搭配太好了😂今年冬天的咖啡就交给它们啦!
小挂饰blingbling的,零钱包也超可爱!
喜欢三日鹤和可爱的太太们真是太好了!!

《Through the Past》的repo!请问夸 @Mia 太太是直接啊啊啊啊啊还是走程序夸?

封面的烫金小细节都非常巧妙,找起来非常有意思,PVC卡片对着光的透明感太棒了!

实在是太喜欢Mia太太的色彩了,每幅画都像一首情诗,像一场幻梦,就像他们真的从时光的另一端走来了,through the past。让人忍不住屏住呼吸,生怕惊扰了这一场美好的梦。

但是想到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有他们的存在,就感到生活之外有了一个庇护所。画画真是一件神奇的事情啊!

————————————————————

摄影担当我舍友,坐姿爷爷负责压书页,我负责给他们喊加油(×...

【三日鹤】入梦来(1.1)

*虽然我觉得不恐怖但还是预警一下叭,不要在吃东西的时候看www



第一章 希波克拉底的誓言


“我要委托的内容是……”蝉声一下子吵起来,连成一片不停止的噪音,盖过了大和守安定因为忧愁和不知怎么表达而极轻的声音。他下意识握紧了鹤丸国永递给他的茶杯,把杯壁上注入热水才会显现出来的老松健壮的枝丫捂得发白,犹豫着不知怎么说。


鹤丸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沙发比较旧,表面的布料残留一片可乐的痕迹。这是一间顶层的阁楼,六叠大的小会客厅里东西放得有点杂,最里面的墙上挂着一幅字“事务所”,只有这三个字,没写什么事务所,倒很像一个人把自己的日常练笔裱起来了。阳光从天窗斜着...

由这个视频来的一个段子!!

台词不是我的!!!


三日月第一次带鹤丸回家,鹤丸一进门被墙上贴着的“仁义”两个大字(石切丸今早挥的毫)镇住了,看见刀架上整整齐齐摆着好几把刀,短刀太刀大太刀薙刀都有,一看就是常用刀上面一尘不染(今剑今天早晨擦的)。

石切丸还没来,鹤丸就感到了一点压抑的气氛,低声问三日月:“那个,一般人家里不会放着刀吧……”

三日月端着茶杯,笑得温和还有点惊讶的意思:“哦?不会吗?”

石切丸穿着一身黑西装出现,后面跟着同样一身黑西装流里流气的岩融和今剑,在鹤丸对面一字排开正襟危坐。

鹤丸不自觉也板正地跪坐起来。

然后石切丸说:“不要紧张,小伙子。说说你为什么...


三日月说:“我们结为伴侣那么久,我甚至不记得有多久了。这几百年里我们总在争吵、总在看不起对方,又不得不在一起,但有一些东西,我想它已经在我们之间慢慢生长出来了。”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想称它为爱。”



翻出大明湖畔的吸血鬼,看到当初构思的结尾,猝不及防被我自己撩到了!!

金鱼脑根本不记得自己写过这段了 ╮(‵▽′)╭

为了三日月这句话,我打了个鸡血把这个坑填完了!填完一看全篇都在满嘴跑火车 😂

放本子里吧,非常符合我又甜又鬼畜的初衷wwwww

支持咸鱼仙肝本子的唯一动力就是有两位神仙答应为我画画了!!我不能躺下,我得对得起神仙画画_(...

我觉得“我爱人”这个称呼太苏了

太苏了!!!

有种“我爱的”和“属于我的”双重意思

比情人更持久,比对象更风雅

每次听人这么说心都要软了,感到“啊,夫妻感情一定非常好呢”

经常有为这仨字儿写篇文的冲动→→其实脑子里全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苏//////


【战国史笔记】——本能寺之变

一边补战国史一边做笔记,放这儿整理一下

金鱼脑真是要不得


织田信长——本能寺之变

信长前期三个主要敌对势力:朝廷、室町幕府、本愿寺


永禄2年(1560)

桶狭间之战,武将织田信长击败了骏河的大大名今川义元

此后提出天下布武(用武力平定天下,一说以武家统治天下)

永禄11年(1568)2月

朝廷任命室町幕府第14代将军足利义荣

信长拥立前代将军的弟弟足利义昭,明智光秀从中牵线

率军四万前往京都向朝廷施压

9月,足利义荣暴病去世

10月  朝廷任命第15代将军足利义昭 

足利义昭命令战国大名上杉谦信和武田信玄议和,激怒了信长

永禄14...

【三日鹤】宿醉

简介:三日月宗近与鹤丸国永结婚前夜,三条家和伊达组各自为他们办了人生里最后一场单身派对——祝福你走进爱情的坟墓,太鼓钟贞宗语。在这宝贵的一晚里他们喝断片了,完全忘记他们做了什么……

※可以当独立短篇看,也可以当  More than words  的番外看。

※灵感来源:美国喜剧电影《宿醉》(2009),如有雷同不是巧合。

※这里的一期是天下一振version。副cp包莺石青双狐。


“三日月,别告诉我你忘记了自己的婚礼。还有三个小时,你最好告诉我你到底在哪?”

石切丸给三日月宗近打电话的时候压切长...

感觉18年不怎么肝,平均下来每天也有1k字了呢wwwww

对我这条咸鱼来说19w非常感动我自己了,给自己啪啪啪鼓掌

其实我知道这是远远不够的。沮丧的那阵子对群友说,我今年一篇篇写下来没有丝毫进步。现在想来或许是我对自己的期望在不断地提高,远远快于自己能力提升的速度。但写作怎么能急得来呢?我所欣赏的太太们都磨炼了那么多年,积累了大量阅读底子,我怎么能要求自己今天着急明天就写出自己想要的效果呢?

我从4月起就抱着写完这篇就退坑的想法一直写了好多篇,每个月都跟基友说写完手头的我就弃文从医,现在她已经不信我了wwww

说到底很多焦虑由写文而来,但它也治愈了我,它甚至鞭策我不断地去读去思考,它带...

【三日鹤】More than words(完)

*声优pa,我敢说这是全篇最点题的一章

→→第一章←←     →→第十章←←

bgm:morning light


三日月的广播已经持续了好多年,从他初出茅庐到现在从未间断过。虽然三日月开玩笑说是不好好干只能继承家产,但鹤丸猜他是喜欢他的工作的。这是他自己的选择,十余年风雨无阻,就像他那时候选择向鹤丸告白,即使现在面对疯狂的舆论攻击也没有表现出半分动摇。三日月似乎有种魔力,在他面前狂风暴雨都会悄无声息地化为烟雾消散无形。


鹤丸坐在他身边,看他对着麦克试了两句音,觉得这个场景有着难以言喻的美...

【三日鹤】More than words(十)

*声优pa,撩来撩去。

→→第一章←←     →→第九章←←


“你要干什么?你私下里和三日月胡闹就算了,你居然把它公开出去了!”


长谷部一向严肃的表情简直像是结了一层霜,又被怒火烤成碎片。


“你不想干了吗!你知道你会受到怎样的对待吗!”


鹤丸扔给他一罐冰可乐,依然笑得很轻松,他说:“嘿,你先冷静点!没有那么糟糕的对吧?”


长谷部嘶啦一声把罐口拉环扯掉:“当然没有——只要你现在澄清一下你只是在开玩笑,或者你们那天晚上只是在通宵打游戏。”...

【三日鹤】More than words(九)

*声优pa,撩来撩去。

→→第一章←←      →→第八章←← 

BGM:I'm yours


鹤丸抱回家一把吉他。


最近他要拍的MV里有一段弹吉他的内容,他以前不会,为了不让动作显出假特意找了老师来学,没想到很快就上手了,不到一个月就能演奏得很漂亮,连监督都被他的学习速度吓一跳。鹤丸心里想多亏了三日月忍受他在家里一直制造噪音,毕竟谁刚上手的时候都有一段菜鸟的时期。


大哥平时亲近鹤丸不亲三日月,鹤丸不在家的时候三日月和大哥几乎是和平共处互不侵犯,只有在鹤丸弹吉他的时候...

和父母又看了一遍芳华。

我始终不能接受人能够对自己的同类做出这样巨大的侮辱与伤害。

我永远为人性的闪光热泪盈眶,正如我永远敬佩那些向整个世界叫喊的傻子。

我不能理解,就连我这样一个对生活灰心丧气的人都在祝福这个世界哪怕更好一点,为什么那些告诉我世界已经很美好的人能够嘲笑那些太过认真生活的人,并说敏感是一种错呢?

评判他人的过错是一种多么傲慢的行为啊!

您怎么能看到一缕烟,丝毫不在意那团火有多壮美,就说要扑灭一切的火呢?

记个梗
雇佣兵鹤丸被退役后改行做生意的三日月雇来当私人保镖,
猜猜三日月过了多久才认出这人是他军区大院里的小学同桌?
俩人小时候都把对方当女孩子的那种。

© 临江仙 | Powered by LOFTER